水果糖

[Gradence] Shallow Things .4

现代AU
*私设如山*
他们属于彼此;OOC全是我的

没什么营养的脑洞文,哈☆

----
Credence习惯了在Graves的家中过夜,但在第二朝早上,却不允许自己在床上逗留太久。他没有太多自信,依旧覚得Graves喜欢的只是他的身体,而不是他的本身。要是习惯了被铺的温暖,那只会在关系结束时徒添痛苦。所以他总是比Graves早起,为他冲泡咖啡,为他除走沾在大衣上的猫毛。把晨间的一切准备妥当,再把他叫起床,自己则在这个时刻悄然离开。

刚开始,Graves以为这是个甜蜜的照料。可是Credence总是在每一次都这样做,像是某种报答。他狡猾又消极的男孩,每次都给他留下这些,然后每次都离去匆匆,叫自己一整天想...

[gradence] Thorn .2

莊園AU/OOC注意/微BDSM提及/渣文筆注意


「早上好。先生。」
Graves坐在床沿,任由他的新任男仆给他打点。他低头望着跪在他身下的Credence,男孩正用他笨拙的手法替他的皮靴绑上鞋带。
「让我来。这次看好了。」Graves装出不耐烦的语气,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男孩乌黑的髪顶,目光里却没有丝毫责备。
「是的。先生。」Credence道着歉,把手放在膝盖上,他跪坐在Graves脚边,专注的看着先生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鞋带。先生漂亮的手让他再一次分神着迷,他这次大概也不会学会鞋带的绑法了。
Graves绑好以后抬头看到男孩的表情,他半𣉢了一下眼睛,说:
「吻它。」
这个指令让Credence浑身一抖...

[Gradence] Thorn .1

20年代莊園AU/極度OOC注意/黑化注意

*後期會有輕微BDSM預警

1.
男孩在十六歲時終於得到他的第一份工作。格雷夫家族大宅裏的傭人。他的養母總是希望能送走沒用的他。奈何他太過笨拙,任何工作都無法勝任,唯有在另一個遙遠省份的工作願意聘請他。對方是大名鼎鼎的格雷夫家族,前三個月的工資用預付形式支付,包食包住,簽約五年。
「這是為了你的好。」瑪麗說。臉上仍是掛著那嚴厲的一號表情,Credence像是聽到她說,“終於能撇下你這個包袱”。
「知道了,媽。」他回答。這表示他會有好一陣子都無法見到他的妹妹。但他不能要求太多。希望那是個能接納他的地方。他在心中默默祈求,要知道,他是村子裏的怪胎。因為他的髮型...

[Gradence] 作恶梦以後的甜睡方法 (一发完)

OOC注意/腹黑部长注意


月色自窗边映照进来,落在床上的两人身上。Graves被Credence作恶梦的呢喃吵醒,他看着男孩紧皱的眉心和不时发出的抖颤。任何微细的声音都能惊醒男孩。Credence睜开眼睛,脑内却满是刚才梦𥚃的场景。梦里都是不好的事,而面前Graves的身影让他稍微缓过气来,渐渐调整自己过急的呼吸。

他们以面对面的姿态躺卧,男人依然凝视着他,看着他翻滚满盈在眼眶的泪。他不敢对Graves说出「请不要撇下我。」这就像在指责Graves爱情的质量一样。Graves是他此生遇过的最好的东西,只是他的成长毁了他。

自从他和Graves开始交往以后,他就一直被男人溺爱着。可他却在暗自...

[Gradence] 初见 (一发完)

 微黑道AU/私设/NC-17

 老大部長×小情人菇


白o浊的气味,凌乱的被单,背后缺少属于另一个人的温度,Credence知道先生已经回去了。可他不愿醒来,依然抱着自己在床上闭着眼睛。刚才先生在他身上肆虐的痕迹还在,他把双手交迭抱紧了自己,呼吸先生留下的气息,幻想先生睡在自己身后散发炽热的体温。


假若一切只如初见,那该多好。


记得他躺在脏乱的地板上,旁边躺着另一个人的尸o体。他被控是Grindelwald派来的告密者,他们要杀了他,他们会杀了他。

然后先生出现,就像救赎他的神袛,耀眼得令他忘记自己只是只卑微的蝼蚁。...

[Gradence] Shallow Things 3

Shallow Things .3


现代AU

*NC-17* *PWP* (新年要吃肉w

*!私设+狗血预警*

他们属于彼此;OOC全是我的

 


5.

 「⋯我想见您。」


 Graves得到Credence在电话𥚃哽咽着的这一句。和一个酒吧区的地址。


车子发动得有点慢。男孩在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不太对劲。大概是喝醉了,但他也担心Credence不知经历了什么事情。


直到他看见了Credence,男孩把头埋进环抱膝盖的双臂,蹲坐在便利店门外。是这个少有生活痕迹的酒吧区除了荒废工业建筑以外唯一透着灯光...

[Gradence] Shallow Things 2

Shallow Things .2


现代AU

被虐体质Cre和他的先生Graves的故事

他们属于彼此;OOC全是我的


4.

Credence闭上眼试着入眠。只有自己温度的床铺总有着童年时那种荒凉的错覚,尽管他已经有足够的被子,再不怕像以前一样要一个人抵抗寒冷了。


但该死的,这还是要让他花上很长时间才能入眠,且不保证能睡得安稳,童年的阴霾总是有千万个入口能在梦𥚃找到他。当他把自己投入黑暗中,脑海里总是出现叱责的眼光或是声音,化成让人心寒的感觉,他在儿时无法扺抗那种恐惧,现在亦然,早已刻进骨子里。


最終Credence 还是在纒扰整夜的恶梦中醒过...

[Gradence] Shallow Things 1

Shallow Things .1


现代AU

*NC-17* *道德覌薄弱的描写*

被虐体质Cre遇上他的先生Graves的故事

他们属于彼此;OOC全是我的


1.

身体到处翻着钝痛,手腕留着被绳子擦破皮肤的痕迹,在白哲的皮肤上显眼得很。


Credence用绷带草草包扎一下,拉高衣䄂把它遮起来。他有点后悔昨晚的选择,却又对于这样的后悔习已为常。这是一种以坏习惯慢慢杀死自己的感觉。他已经开始有点麻木。


一月的天气十分寒冷。Credence整理了一下他的灰黑色围巾,离他工作的咖啡店还有一个街区...

[Gradence] Flip Side-3

Flip side-3


萌上暗巷组一个月纪念撒花~!看电影时就一直脑补啊啊⋯告白暗巷各种美好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Credence 就像猫,曾经苦命流浪的黑毛猫。举止好像永远带着阴霾的,眼神有点不好的,不是最可爱的。


不过Graves覚得他可爱至极。


男孩很少和Graves平视而坐。他喜欢坐在他的先生的脚边,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是先生的所有物。当Graves坐在椅上,男孩就会惯性般的,在先生脚边坐下来。为此Graves买了很多昂贵厚重的毯子回来铺在所有椅子和床的下面。希...

[Gradence/真部長×小蘑菇] Flip Side -2

Flip Side -2

 写得一塌糊涂⋯⋯依然OOC⋯⋯。我还是去看太太们的文比较好XD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「去他的紧急会议!」Graves在心里大吼。明明他的Credence 醒来了,一个会议通知竟就让他不得不离开他的小家伙。


另一边,Credence在接受着Graves 手下傲罗的检查,傲罗告知他昏迷时发生的一切;Grindelwald被定罪,Graves 复职,Credence 是怎样被救回。


Credence 第一次感到什么是...

©水果糖 | Powered by LOFTER

旅行中.5月更新// 暗巷組好吃!Johnlock!Thorki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