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糖

[Gradence/真部長×小蘑菇] Flip Side -1

开始有点虐,但中段大致就是真部长把小蘑菇接回家宠上天的文。小蘑菇有点痴漢(??)OOC、瞎写致歉~看了太太们的文実在太好了…想着自己试一下…第一次写的文给了暗巷组ww

 

Flip side-1

男人如此衣冠楚楚,就如神衹一般,站在对面街道中央的边上。目光就像老虎一样,那眼神是个直白的暗示。Credence甜蜜的想着自己是他的猎物,于是他匆匆转进暗巷内,为了掩饰自己快要上扬的嘴角。

 

在Graves用幻影移动至暗巷里前,Credence一边等待一边幻想着他甜蜜的梦。他的先生,他的温柔,他的气息,他唯一的梦。

 

可是当Graves靠近Credence,他就连动也不敢,紧张得只懂垂着头。而Graves,他要的只是一个唯唯诺诺的扯线娃娃,在Credence坏掉之前惟他所用就好。

 

 

人们说,做梦者比普通人更快看到黎明。Credence以为他已经够糟了,但世界告诉他原来还有更糟。

 

当他被魔杖透出来的光穿透身体,撕得粉碎,他才知道原来魔法不全是美好的,Graves在餐桌上给他变的那朵花是梦、而这才是现实。他的先生、他的温柔、他的伊甸,一场透彻可笑的梦。

 

其实一开始他就知道的,就是谎言也罢⋯⋯可他现在连苦笑的资格也没有⋯Credence的意识要消失,他整个人都要化成缕缕黑丝了。

 

 

 

Credence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捱过来的。他知道自己正平躺在床上,那是一个大而空洞的房间。他的意识又活过来,可他整个人都在痛,这是他熟悉的感觉。就如每次捱过养母玛丽的鞭打之后的早晨,当他睁开苦涩的眼睛,白色的晨光会照过他的铺满泪痕的脸,嘲讽的告诉他今天也将是残酷的开始。Credence 开始无声的落泪,他明明希望自己可以从傲罗的光束中消失殆尽,或许这是对他这种人而言最好的结局。

 

可惜,他还活着。Credence不知道这里是哪儿,不过依照以往的人生,不论在哪𥚃,等待他的都只有各种难过的承受。

Credence认命的闭上眼睛,开始他小小的、无声的啜泣,温热的泪水流出眼廓,他感到有人用手指擦过他的脸庞,抹走那滴泪。突然出现在右边脸颊的温暖掌心吓到了他。

他向来胆小,害怕所有接触,世界无理地教给他残酷,这是他还给世界的防卫。

Credence 睁大眼睛看到的人让他心脏咻地漏了几拍,大脑空白的只剩「嗡ーーー」的耳呜声。嘴里漏出不成声的微小声音:「先....先生?」

他上方的光线被挡着,接着他看见一对琥柏色的眼睛,死死的看着他,那本应神气的粗眉毛现在忧心的皱着。

Credence以为男人要生气了,下意识地往后缩下去。男人见状,悻然收回托着他脸庞的手,用一副Credence从未见过的表情望着他。他开了开口,又无言的闭上,最后像惊醒起什么一般走开了。剩Credence一脸朦胧的待在床上,许久才意识过来。过去的记忆鲜明起来,Credence把被子盖起自己的脑袋,把整个人藏在被子𥚃,因为他现在连心也在痛。

 

—TBC—


评论(1)
热度(46)
©水果糖 | Powered by LOFTER

旅行中.5月更新// 暗巷組好吃!Johnlock!Thorki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