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糖

[Gradence] Shallow Things 2

Shallow Things .2


现代AU

被虐体质Cre和他的先生Graves的故事

他们属于彼此;OOC全是我的


 

4.

Credence闭上眼试着入眠。只有自己温度的床铺总有着童年时那种荒凉的错覚,尽管他已经有足够的被子,再不怕像以前一样要一个人抵抗寒冷了。


但该死的,这还是要让他花上很长时间才能入眠,且不保证能睡得安稳,童年的阴霾总是有千万个入口能在梦𥚃找到他。当他把自己投入黑暗中,脑海里总是出现叱责的眼光或是声音,化成让人心寒的感觉,他在儿时无法扺抗那种恐惧,现在亦然,早已刻进骨子里。


最終Credence 还是在纒扰整夜的恶梦中醒过来。

 

他蜷缩在被子里,不敢再闭眼入眠,恶梦的潮水依然在他心里凶涌着。只好打开手机,空白的习惯性地滑着屏幕,不知道自己确实想找寻什么。


这夜比他想的还要冷,他往被窝里缩了缩,后脑的头发分成两边露出颈骨节,他抱紧了自己,看上去那么脆弱。他无可救药的想起了那个叫Percival Graves的男人,仿佛是自己在寒夜里的救赎。

 

天色开始渐渐明亮起来,Credence听着公寓旁的铁道随着首班列车経过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。那给他一种世界在寂静的夜晚过后开始转动的实感。

 

纵然他的世界已经许久没有转动过。

 

他仍像个孩子,停留在被养母虐待的可悲童年里,没人教他该怎样去爱。


从他遇到Graves那夜起,他便再没有打开那个交友平台的软件。Credence好像变成最虔诚的信徒,就只能看到他的先生。他想要Graves,可是他恐怕空白的自己没什么可以给他的先生。

 

---

科技与资讯并存的现在,社交生活再没有什么方不方便。更多的就只在乎你想或不想。


Graves现在就想见Credence,面对面那种。他在社交平台找到Credence久没更新的主页,那里有他的工作地点。然后Graves冷不防的出现在他工作的咖啡店里。


他坐在店子的角落,一旁的观叶植物把他和他的黑色羊毛大衣、靛蓝色围巾和手中的白色茶杯衬托出一种雅致大方的时尚感。让人不禁多看几眼。而他却只看着Credence,对方正在水吧调配咖啡,显然没有注意到Graves。

 

梦魇加上整夜胡思乱想让Credence睡眠不足,他不时翻查手机纪录,看看Graves有没有找他。但显然他的先生属于不太常用手机的那类人,Credence这样想着来安慰自己,不然他就太过可怜了。


于是当Credence发现他的先生正坐在角落时,他几乎是不能自制的冲上去。這一點也不像平常的自己呢。但Credence現在無睱去想這些。

 

「先生...。」Credence惶呛着心里的兴奋之情,低头为他撤下杯子。

「嗨。」Graves把手心揉进他的黑发,把他脸旁的一绺碎发撩到耳后。叫Credence红了耳廓。

「那个...我在这里工作。」他覚得自己有义务说明一下。

「我知道,所以我来这里找你。」

Credence托着盘子站在枱旁,以他一贯乖巧的模样,掩饰自己急速跳动的心脏。


 

Graves把他带到一家温暖精致的小酒馆。没有吵耳的音乐,木质枱上的蜡光映在两人的脸上。Credence默默坐着,悄悄的留意Graves的一切。同样的古龙水味道,此刻少了情欲的味道,在男人身上添了股带温度的成熟。

 

后来,Graves静静的听着Credence分享他的生活,像是咖啡店的客人、喜欢的歌曲,或一切无关痛痒的琐事。 Credence起初也说得不多,只会说一点然后悻悻地观察先生的反应,而Graves的笑容給了他勇氣,就像是鼓励一样。他那空白乏味的生活竟也能让先生的眼神添上色彩,这叫Credence心里暖暖的。 但Credence依然小心翼翼的保留了一些,一些他不敢説的。例如他如何喜歡先生的眉眼,或是他對家的憧憬。

 

纽约的街道仍在积雪,Credence忘了带围巾,只好把自己缩进深蓝色外套里。他想问Graves要不要来他家,可他知道男人明天要早起工作。让他顿时觉得自己这要求十分奢侈。

 

Credence把他的落寞全都写在脸上,叫Graves无法忽视。

 

Credence沒有和男人並肩的自信,他跟在Graves身後,于是當Graves突然轉身把他推在牆上時,輕易就将他整个人納入他寛松温暖的大衣里。

Graves撩起他的外套,把自己冰冷的手钻进他的毛衣里去。这让Credence泛起一个激灵,无力抵抗般埋进Graves的大衣里感受更多温暖。Graves的手不安份的动着,抚过Credence的腰枝,覆上他的乳$首,帶著力度的按压那胸前的肉粒。而Credence只是惯性的把自己送上施虐者手上。男孩实在太乖巧,叫他不敢保证他的力度有掌握好,没把男孩捏出一片瘀青。他用吻堵住Credence小声喊痛的喘息,吻得轻柔,让男孩只好默默承受他身上的手对他的各种蹂躏。

 

Graves让Credence靠在他肩上喘息,他温柔的抚摸着男孩的软发,让他渐渐的平復下来。

他把自己的围巾圈在Credence颈上,延续了那份温暖,说:「下次见面时还我吧。」

 

---

 

Credence 坐在床上,用看着宝物一样的心情,望向墙上挂着的两条围巾;Graves的和他的迭在一起,靛蓝和深灰。莫名的感到一丝軽松的安心。

这是他第一次得到一个持续交往的爱慕对象。

叫他理所当然的不知所措。

可以吗?他问自己。

他还未肯定答案。

 

但他知道此刻的一切是真实的。

 

-tbc-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其实还码了一篇部长和Cre的车…

可是感覚部长他在里面满崩坏的(o)

So只好弃车…

另外想请问有没有什么名字可以给部长养的猫用呢⋯⋯OvO?


评论(2)
热度(42)
©水果糖 | Powered by LOFTER

旅行中.5月更新// 暗巷組好吃!Johnlock!Thorki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