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糖

[Gradence] 初见 (一发完)

 微黑道AU/私设/NC-17

 老大部長×小情人菇


白o浊的气味,凌乱的被单,背后缺少属于另一个人的温度,Credence知道先生已经回去了。可他不愿醒来,依然抱着自己在床上闭着眼睛。刚才先生在他身上肆虐的痕迹还在,他把双手交迭抱紧了自己,呼吸先生留下的气息,幻想先生睡在自己身后散发炽热的体温。

 

假若一切只如初见,那该多好。

 

记得他躺在脏乱的地板上,旁边躺着另一个人的尸o体。他被控是Grindelwald派来的告密者,他们要杀了他,他们会杀了他。

然后先生出现,就像救赎他的神袛,耀眼得令他忘记自己只是只卑微的蝼蚁。那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十秒。然后先生带着他在身边过了三日,他们关系中最美好的三日。最后先生把他留在这高级公寓里,把附近五家酒吧的生意给他管理。他成了先生的部下,除了他会在他的公寓里过夜,除了他会要求他在床上摆出各种羞于启齿的姿势以外。先生有他自己的家庭,而Credence只是他的部下。

 

他可以忍受先生身上带着另一个女人的香水气味要他。起初Graves会对此感到不好意思。不过他很快就把这微薄的歉意给忘了,在他下一次带着香水味混着浑身酒气要着Credence的时候。男孩依然乖顺的环抱着他的颈,自动自觉地为他躺开身体。他开始觉得自己怎么对待他也可以,他开始把男孩呼之则来,把男孩当成他的所属物品般看待,把自己的心情加之在男孩身上。反正他就如一只木偶,不会反抗,不会喊痛,也不懂什么是幸福。

 

但他会流泪,在Graves看不到的地方。

 

一輛車

他无法控制自己对于生命中阴霾的恐惧。

 

「不知道⋯⋯别⋯不要⋯求求你⋯」

「为什么?」他第一次看到男孩怕成这样。

「⋯⋯⋯我⋯」男孩呜咽着支吾了良久。

皱着眉头闭上眼睛,可以的话,他不想再踏进被他锁在心底的那片阴霾。

 

终于,他告诉了Graves关于他的故事,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调教。他被Grindelwald打造成一个玩偶,没有人格没有权利。

 

「是先生你让我活过来⋯。」

 

Credence口中吐露的话是如何残忍,而他却只是淡淡的落下几滴涙。

 

Graves沉默着,已经很久没有人对他剖心了。他让Credence靠过来埋在他颈窝里,这样男孩才不会看到他错愕的脸。脑海里想着自己对待男孩的方式,那是如何残酷。他一直无视男孩的恐惧和残破,利用着他的温柔,在他的伤口上盘绕不去。

 

但面前的这个人,这个男孩,仍把自己视为信仰。

 

「Credence,我可以给你一个新的身份。Grindelwald不能找到你。一切将重新开始。」

 

而这次,我会好好爱你。



-fin-

评论(6)
热度(63)
©水果糖 | Powered by LOFTER

旅行中.5月更新// 暗巷組好吃!Johnlock!Thorki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