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糖

[Gradence] 作恶梦以後的甜睡方法 (一发完)


OOC注意/腹黑部长注意


月色自窗边映照进来,落在床上的两人身上。Graves被Credence作恶梦的呢喃吵醒,他看着男孩紧皱的眉心和不时发出的抖颤。任何微细的声音都能惊醒男孩。Credence睜开眼睛,脑内却满是刚才梦𥚃的场景。梦里都是不好的事,而面前Graves的身影让他稍微缓过气来,渐渐调整自己过急的呼吸。

他们以面对面的姿态躺卧,男人依然凝视着他,看着他翻滚满盈在眼眶的泪。他不敢对Graves说出「请不要撇下我。」这就像在指责Graves爱情的质量一样。Graves是他此生遇过的最好的东西,只是他的成长毁了他。

自从他和Graves开始交往以后,他就一直被男人溺爱着。可他却在暗自数着还有多少天,男人才会发现他的自卑无可救药;还有多少天,他才会发现他其实是个不值得爱的怪胎。这样的想法让Credence害怕地看了看Graves的神色,男人依旧只是淡然的看着自己,像是不会给予任何安慰。Credence从不希望自己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像一件易碎品,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颤抖。于是只好撒娇一般靠近他的先生,把脸埋在他的胸膛𥚃蹭着他的气息,背后的手把男人抓得紧紧的。像是差点遇溺的人,抓住唯一的救生圈,大口呼吸。

「⋯对不起⋯先生⋯⋯。」Credence勉强屏住抖音的道着歉。他害怕自己的失态吓怕了Graves,他縂覚得自己像是个心理失常的破碎品,叫人不知所措又难以处理。

「没事了⋯⋯嘘⋯⋯」被依赖的男人只是低声的哄在男孩耳边发出安抚的低语。Credence贴近Graves闭上眼,先生的温暖让他安心,他贪恋的又往Graves的胸膛挤了挤。Graves壊心的看着男孩,说:「你是要求我的回抱吗。」接着他如愿般看到男孩以埋在自己胸口的姿势红了耳廓。「吻我,我就给你想要的。」他从不是一个博爱的人,不懂给出什么无偿的爱。也不是因为喜欢Credence才接纳他的残缺,而是因为他的残缺才让他喜欢上Credence。男孩作恶梦之后的模样总是可怜又可爱,就算他的男孩作了千个恶梦,他亦乐意照单全收。

Credence绉起眉头红着脸,捂着Graves的胸口把自己撑起来,乖巧羞涩的吻向先生的薄唇,而Graves抱紧了他的腰把他压倒身下,向他展示一抹富有魅力的笑,道:「现在你还想睡觉,或是我们可以做点别的,我的男孩?」



-fin-

评论(1)
热度(54)
©水果糖 | Powered by LOFTER

旅行中.5月更新// 暗巷組好吃!Johnlock!Thorki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