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糖

[Gradence] Thorn .1

20年代莊園AU/極度OOC注意/黑化注意

*後期會有輕微BDSM預警


1.
男孩在十六歲時終於得到他的第一份工作。格雷夫家族大宅裏的傭人。他的養母總是希望能送走沒用的他。奈何他太過笨拙,任何工作都無法勝任,唯有在另一個遙遠省份的工作願意聘請他。對方是大名鼎鼎的格雷夫家族,前三個月的工資用預付形式支付,包食包住,簽約五年。
「這是為了你的好。」瑪麗說。臉上仍是掛著那嚴厲的一號表情,Credence像是聽到她說,“終於能撇下你這個包袱”。
「知道了,媽。」他回答。這表示他會有好一陣子都無法見到他的妹妹。但他不能要求太多。希望那是個能接納他的地方。他在心中默默祈求,要知道,他是村子裏的怪胎。因為他的髮型,他的怯懦,他過份白哲的皮膚,有關他的一切。人們總愛把他當成玩笑。

不過這都快要過去了。他蓋著單薄的被子,看著夜空卻無法成眠。這將是他在這把他養育長大的村子裏過的最後一晚。

工作環境比男孩想像中還要好,人們親切友善,這裏沒人叫他怪胎,彷彿過去的生活只是一場冗長的惡夢。他被分派到玫瑰園工作,長時間的日照讓他的膚色不再呈現那種病態的白。

玫瑰園的構造像個迷宮。那是一個冬日的早晨,下過的雪仍未溶透。Credence在𥚃面遇見一個男子,他從沒見過像他一樣的人,男人的打扮得體,相貌得宜,氣質有如伊甸𥚃的神袛。於是他走神般走了過去,他想把男人看得更深入,他無視了自己的禮儀。男人向他投以一個異様的目光,男孩看來只有十六丶七歲,身上有種乾淨的清爽感。縱然他站在陽光下,但他身上卻散發著一種陰柔,如同他的長相。

「先⋯先生⋯如果⋯如果你迷路了⋯⋯我⋯我可以把你領出去。」Credence發現他一緊張就會結巴的毛病還是沒有治好,他為自己找藉口的技巧感到頭痛,他一定是失言了。因為男人沒有回應。他只是緩緩的走過來,拿起Credence工具盒𥚃的花剪,用它割下一朵玫瑰。男孩不解的神色看起來像在發呆,像是被人施了一個靜止的咒語。Graves抬起男孩的下巴,他以為他會閃躲,但他沒有。他把玫瑰慢慢的撩落在男孩的頸項,尖刺在男孩的頸上扎出一個血口,他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,只是更加緩慢的用花刺劃出一道血痕。他滿意的覌察男孩的神色,他就如只沒能力反抗的小動物,就算疼痛,也不敢輕吱一聲。這讓Graves在腦海閃過一個影像,被他任意肆虐的男孩的模樣。
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Credence ⋯先生⋯⋯Credence Barebone⋯」

「你喜歡疼痛嗎?Credence?」

Credence的反應有點遲緩,他在思考一個正常人應該給出的反應,他輕輕搖頭。但他想起先生剛剛對他做的,那舉動撫平了他的一點點欲望,其他的卻像星火燎原般讓他的心燒了起來。

「⋯⋯喜歡得不得了⋯⋯先生。」




-tbc-



另外那篇我還是寫得很慢⋯⋯嚶哈哈(你)
求腦洞君快來。(誰理你
題外話!
看完Logan的我整個人都很受創。。゚( ゚இωஇ゚)゚。

评论(8)
热度(30)
©水果糖 | Powered by LOFTER

旅行中.5月更新// 暗巷組好吃!Johnlock!Thorki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