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糖

[gradence] Thorn .2

莊園AU/OOC注意/微BDSM提及/渣文筆注意


「早上好。先生。」
Graves坐在床沿,任由他的新任男仆给他打点。他低头望着跪在他身下的Credence,男孩正用他笨拙的手法替他的皮靴绑上鞋带。
「让我来。这次看好了。」Graves装出不耐烦的语气,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男孩乌黑的髪顶,目光里却没有丝毫责备。
「是的。先生。」Credence道着歉,把手放在膝盖上,他跪坐在Graves脚边,专注的看着先生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鞋带。先生漂亮的手让他再一次分神着迷,他这次大概也不会学会鞋带的绑法了。
Graves绑好以后抬头看到男孩的表情,他半𣉢了一下眼睛,说:
「吻它。」
这个指令让Credence浑身一抖,他从没法抗拒,也从未有过半点质疑。他俯下身,把唇贴在Graves的靴上,一遍又一遍的䖍诚地吻落。他已经这样做过好几次,但依然不减在先生身下服从的兴奋,那使他不住的抖颤。
「好孩子。」Graves说道。给男孩的称赞有如对宠物一般。但这对Credence来说无比奏效。看那因赞赏而明亮起来的眼睛,终有一天他会给Credence绑上项圈。终有一天,Graves想。

Graves的家族很大,但實際上他的身邊卻沒有任何人。他的冷漠把他塑造成一泊單程路,人們往往從他身邊離開,從沒有任何人為他停註。他总爱待在书房里忙公事,省却一切派对聚会等的社交应酬,省却一切和別人之間能存在的瓜葛。除了Credence,他讓男孩待於身边,這或意味著些什麼。縱他不懂Graves對他的偏愛,但男孩的心思並不單純。他縂在为Graves端茶按摩時偷偷的望向Graves,细看他在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的气质,美丽却孤寂。他俩一样寡言,也似乎缺乏和旁人交流的心力。Credence暗自细数他俩之间的共通,把那近乎失礼的欣喜暗藏心中。

Graves能看穿那種目光,他們之間存在著一種契合的氣息。男孩了解他的孤獨,也許他也能承受他的黑暗和肆虐,最終他心裏的奢求無可避免的并發出欲望。

当先生在床上抱他,他总无法对那温暖的触碰和引誘说不,纵然这意味着绳子的恶戏,鞭子的折磨或是被进入的疼。但Graves在一切过后总会给汝片刻温存,给他向往的温暖。在这之前Credence从没感受过被另一个人的体温环绕是怎么様的感觉。先生从没吻他,却会在纵情以后的夜色里与他相依而眠。Credence不敢乱动,不敢回抱,无论他有多想。Graves的防线太深,他不敢主动触碰他的先生。只有尽可能地贴近Graves,享受他应得的奖励。

绷带的药品味儿混合在Graves的古龙水香气中,在两人的温度里交叠出一种温暖,陌生却使人入迷。每每他会在这个时候悄悄抬头籍着月色偷瞥先生的脸,那终日深锁的眉头终于得以舒展,露出一个平常不曾有过的表情。Credence不知如何形容那微妙,只是想到Graves这个表情只属于他,就让他感到从未尝过的甜蜜。Credence想看更多,例如先生在耳边的低吼,先生手掌在他身上游走的模样,他忍耐Graves在他身上的肆虐。当夹杂疼痛的白光在脑里炸开了欢愉和満足,他一刹间明白了先生其实不是一个神袛。他更像故事里那条哄人坠落的蛇。那他自己又像什么呢?他什么都不是,纵然他们结合,但那不能产生出任何东西,除了悖徳的快感和被接受的快慰。先生爱把他绑起来,做尽一切会令他疼痛的事。他会给他治疗伤口,然后给予他更多的伤害。
但男孩从来没有比起现在感到更安心。他想,他喜欢先生。但不知要怎么去爱他的先生,甚至先生是否需要他给的爱,他仍搞不懂。


-tbc-

下一章希望能把Cre關起來ww,明明一開始是想寫監禁play的(遠目

另外!有去hk hpo 的太太能幫我代購所有暗巷的東西嗎⋯QAQQQQ 如有的話先感激了!我那天去不了(哭

评论(6)
热度(26)
©水果糖 | Powered by LOFTER

旅行中.5月更新// 暗巷組好吃!Johnlock!Thorki!